首页 >民生救助

电商巨头亚马逊能干掉世界快递巨头FedE

2018-11-07 16:37:19 | 来源: 民生救助

电商巨头亚马逊能干掉世界快递巨头FedEx吗?

亚马逊租用数十架波音767飞机,只为更快送快递。

每年缴纳99美元,大城市的用户可以免费享受两小时内就能送达的服务。

你在上下单时,亚马逊的包裹可能就已经准备好了,只需贴上标签送出即可。

彭博社日前撰文对亚马逊的配送服务进行了分析。

文中指出,对于快递公司FedEx和UPS来说,亚马逊是它们的大客户,但现在亚马逊正在挤压它们的业务。货运业对亚马逊已经有了一种谈虎色变的倾向。腾讯科技编译整理了该文章,以下为原文:

去年秋天,约翰斯坦福斯(John Stanforth)竞选俄亥俄威尔明顿市长的时候,听到传言说,一家大公司正在当地的机场威尔明顿航空园区进行空运测试。该公司想悄悄开展这个项 目,常去机场的人说,他们用黑色塑料袋掩盖了标志,只是说这个测试叫作阿米莉亚项目(Project Amelia)。尽管有人说这家公司就是亚马逊,但斯坦福斯也不能确定。

71岁史坦福斯自己也在做仓储生意。11月时,他轻松赢得了市长选举。但他没有对机场里的事情过问太多,因为太过八卦可能会让机会溜走。只要能给我们这里带来工作岗位就行。当时他想。

威尔明顿是个小地方,人口约1.2万人。之前那里有很多工作岗位。威尔明顿航空园区曾是ABX和DHL(DHL在2003年收购了ABX)的物流转 运中心。当时有数千人在机场工作,分拣包裹,把它们装上离港的飞机。这种工作未必带来多大成就感,但是至少工资很高。工人们乐于到威尔明顿的商业街消费, 喜欢光顾理发店和纹身店。就连当地的书店生意也很好,特别是2007年《哈利波特》系列图书第七集发售的时候。到处都是人。我们慈善组织买出了 1000美元的雪糕。1000美元呢!

2008年,DHL关闭了它在威尔明顿的转运中心,几乎所有在航空园区工作的人都失业了。 那是一次毁灭性的打击,我们的社区很小,失去那样一个雇主必然大受打击,斯坦福斯说。次年,一个电视节目把威尔明顿称为是美国衰退的象征。

自带FedEx的电子沃尔玛

从2015年9月开始,居民们发现进出机场的飞机增多了,它们装载和卸载了一些黑色的包装盒。今年3月,亚马逊宣布从航空运输服务集团(Air Transport Services Group,一家货运公司)租赁了20架波音767飞机。而且亚马逊还在进行谈判,希望收购该公司近20%股份。我们很高兴能增加20架飞机,确保货物 空运能力可以满足次日达和三日达服务的需要,亚马逊的高级副总裁戴夫克拉克(Dave Clark)在一份声明中说。亚马逊否认在测试期间用黑色塑料袋把箱子罩了起来。

两个月后,亚马逊又从阿特拉斯航空公司(Atlas Air,总部位于纽约帕切斯的一家航空货运公司)租用了另外20架飞机,此外还购买了4000台卡车拖车。同时,一家在中国的子公司取得了货运代理许可 证。分析师说,拿到了许可证,亚马逊就可以出售集装箱船只上的空间了。总之,亚马逊正在成为一种自带FedEx的电子沃尔玛。

对于其他任何公司来说,这样的扩张会显得很不理性。但亚马逊的增长一直都令人瞠目。2010它的年营收为340亿美元;去年达1070亿美元。 2010该公司雇用了3.37万名工人,今年6月已增加至26.89万人。为了让员工有足够的办公空间,亚马逊已经占下了西雅图南湖联合社区,它正在修建 三个绿树成荫的生态圈,让员工可以在那里放松心情。亚马逊是全球市值第五高的公司:它的市值约为3660亿美元,大约相当于沃尔玛、FedEx和波音公司 的总和。

多年来,亚马逊一直在亏钱,因为首席执行官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无视华尔街的担心,将数十亿美元投入到电子阅读器、仓库机器人、智能、平板电脑和电视节目这样的项目中。然而,今年7月,该公司连续第五 季度实现了盈利。亚马逊的云计算部门AWS仅去年就创下了79亿美元的销售额。

免邮服务的重要性

免邮服务(Prime service)的持续成功是亚马逊雄心的基石。顾客一年缴纳99美元,就可以成为亚马逊的Prime用户,享受免费的三日达送货服务。这种顾客在亚马逊 的消费几乎是其他顾客的三倍。公司对这种顾客的数量守口如瓶,但消费者情报研究机构估计,今年6月底,亚马逊拥有6300万名Prime顾客,比上年增加 了1900万人。

亚马逊还给这种用户提供了一些福利,比如免费观看亚马逊视频、试读《华盛顿邮报》试读(贝索斯在3年前斥资2.5亿美元收购了该报)等等。但最重要的是这种顾客可以快速收到包裹,而且等待时间的越来越短。

在很多大城市,Prime用户现在可以免费享受两小时送达的服务,该改服涵盖了你可以在沃尔格林或买到的2.5万种商品。只要另加7.99美元,商品还可以在一个小时内送达。这种服务叫Prime Now,一些高管开玩笑说它应该叫做亚马逊魔法。

在亚马逊这样的规模上提供接近于即时送达的服务,需要付出很高的成本。去年该公司的配送成本高达115亿美元,差不多是两年前的两倍。

蒙特利尔供应链咨询公司MWPVL International的资料显示,亚马逊在租赁飞机和购买拖车的同时,还开设了28多个分拣中心,59个配送站(在那里把包裹交给本地的快递员), 另外,还有超过65个Prime Now中心里,存放着可以快速送达顾客手中的畅销商品。

今年我们估计亚马逊会卖出72亿件商品,美国投资机构 piper jaffray的互联分析师基恩蒙斯特(Gene Munster)说。到四年后的2020年,估计他们能卖出126亿件商品。

亚马逊的物流计划

今年6月,德意志银行发布预测报告称,亚马逊最终将实施全球海运计划,直接把商品从中国的工厂运送到美国和欧洲顾客那里,使用运输工具不仅有波音767和集装箱货船,还包括无人驾驶汽车和无人机。

该报告还表示,亚马逊拥有预期包裹配送技术的专利,即当一些Prime用户购买更多的除臭剂时,亚马逊的包裹已经准备好了,只需贴上标签送出即可。

这不过是一个大型数学题,德意志银行写道,亚马逊公司有数百名数学博士在对物流配送系统进行优化。

另外一些机构认为,亚马逊将开展物流配送业务,就像AWS云服务一样,这将对世界一流的货运公司构成挑战。我完全相信,亚马逊要建立的是其他人也 可以使用的物流供应链。未来的五年可能还不行,未来10年或15年可能性就很大了 亚马逊前高管约翰罗斯曼(John Rossman)说。他现在是奥迈企业顾问公司的总经理。

今年6月的一个行业会议上,贝索斯简要谈到过他在物流配送方面的计划。我十分惊讶,周六下午七点在亚马逊下的单,周日东西就送到了,提问人莫博士(Walt Mossberg)当时说,你的目标是要接管最后一英里吗?

贝索斯摇头说,亚马逊正在打造配送络,为那些没有FedEx、UPS等快递服务的地区送货,而不是要取代快递公司。

你不想把FedEx挤出这一行吗?还是想让他们提供更优惠的价格?莫博士又问

不,我们想要的是贝索斯停了一下,笑着说。我们总是喜欢更优惠的价格,观众笑起来。快递公司能提供的运力,我们都用上了,但我们仍然需要更多运力。所以我们不是在和他们抢生意,而是在合作共进。

对物流配送的重视

自1994亚马逊成立以来,贝索斯一直很重视配送服务。毕竟,如果他不能把足够快地把东西送到顾客那里,顾客还不如去实体店买东西。前亚马逊高管罗 斯曼说,贝索斯及其团队还把配送服务看成是防御潜在竞争对手的方法特别谷歌(微博),以及后来的Facebook。他们一直觉得,阻止谷歌和 Facebook的最好防线,就是它们都不懂物流,罗斯曼说。

1999年,亚马逊在初创公司投资了6000万美元,这家公司在纽约、旧金山和其他几个城市开展自行车快递员送货服务。2001年,Kozmo在第一波互联泡沫破裂时倒闭,人们嘲笑它是一个误入歧途的项目,失败的上超市项目Webvan也是如此。

但亚马逊从中学到了经验。在进入中国和印度这样的发展中国家时,亚马逊提供了Kozmo风格的配送服务,让骑着自行车的快递员配送包裹。2007 年,亚马逊还聘请Webvan前高管推出了生鲜配送服务AmazonFresh。但是,真正推动该公司建立大规模配送服务的动力依然是Prime。

德意志银行的资料显示, Prime自2005年推出以来,在五年内吸引了大约800万名成员。为了实现免费三日达的承诺,亚马逊不得不大量使用FedEx和UPS价格昂贵的加急 服务。亚马逊一名前高管说,到2011年时,该公司也意识到,他们在假日购物季对运力的需求将超过FedEx和UPS的能力,他说,因此亚马逊决定推出 一个自营物流服务。

公司首先在英国进行了尝试。在英国,商业货运商的运力无法满足我们的峰值量,所以我们推出自营的最后一英里配送服务,贝索斯2013年在给股东 的信中表示。我们将推出更多的创新服务。对于同年上市的英国皇家邮政(Royal Mail)来说,这是一个重大打击。之前皇家邮政寄送的信件量在下降,但是预测包裹运送量会增加,可以弥补信件减少的损失。但是亚马逊开始自己配送包裹之 后,皇家邮政在英国的包裹运送量就没有增长过。

在美国国内,亚马逊开始逐步减少对UPS和FedEx的依赖。2013年11月,邮政局宣布周日也会配送亚马逊的包裹。而且亚马逊还开始着手建立一个连锁分拣中心,准备使用机器学习工具,通过邮政编码来分拣包裹,然后把它们直接送到正确的邮局,再由邮局送货上门。

2013年的混乱

但这些努力都未能避免2013年圣诞节期间的物流混乱。当年11月,我碰巧在UPS全球运营中心采访高管斯科特阿贝尔(Scott Abell),他专门负责UPS在圣诞节期间的物流安排。在采访中,阿贝尔态度很亲切,但明显有些心不在焉。他说一个大客户决定大幅增加包裹数量,希望 UPS能在圣诞节前的周末处理它们。

因为客户的这个要求,阿贝尔说,他刚刚花了五天时间做了一个计划,为UPS位于路易斯维尔的庞大分拣中心安排了更多的飞机和人手。阿贝尔没有说这个 烦人的客户是谁。但后来有人告诉我,这个客户就是亚马逊。即便如此,在12月的时候,UPS还是被亚马逊的包裹淹没了。FedEx也是一样。亚马逊毫不掩 饰自己的不满情绪。亚马逊物流中心按时把包裹交给了他们,亚马逊发言人当时表示。

大家纷纷指责UPS, 美国东北大学的供应链管理教授罗伯特利博(Robert Lieb)说。但事实情况是,亚马逊在12月23日送到UPS那里的包裹数量比之前说好的多得多。那可是圣诞节的前一天,你不可能马上租赁到更多的飞机,召集到更多的工人。

Prime Now和Flex的推出

无论怎样

电商巨头亚马逊能干掉世界快递巨头FedE

,亚马逊都会加大努力来改善假日购物季的物流混乱状况。到2014年底,亚马逊已经在美国修建了23个分拣中心。参与了这些中心修建工作的前亚马逊高管本康威尔(Ben Conwell)说,他们的建设速度就像闪电一般,这还嫌不够快。

同年,亚马逊在纽约推出了Prime Now服务,这些快递员有的开车,有的骑自行车,还有的会乘坐公交工具。有的人带着装满亚马逊包裹的箱子乘坐纽约地铁, 物流咨询公司MWPVL 的创始人马克沃夫拉特(Marc Wulfraat)说。他们招募了学生、性工作者和其他一些想打零工赚点钱的人。亚马逊现在已经把Prime Now服务拓展到40多个城市。该公司最近表示, Prime Now自从推出以来,已经配送了30万个安全套,不过这个服务最常配送的商品是瓶装水和卷纸。

去年9月,亚马逊推出了按需交付的服务Flex。如果你有交通工具,有时间充当临时快递员,就可以登录到一个应用进行申请,然后参与配送工作就 有点像是当Uber司机一样。当Prime Now的包裹量出现意想不到的激增时,比如东海岸将要迎来一场暴风雪的时候,亚马逊Flex确实很方便。又比如7月31日一早,Flex快递员就把《哈 利波特和被诅咒的孩子》送到了顾客那里。

破坏稳定性的一面

当然凡事都有两面。无论亚马逊的包裹流向哪里,都有可能在当地遇到阻力。汉堡的城市官员说,亚马逊原先计划在一所养老院和一个幼儿园的附近建配送中 心,结果遭到居民、政界人士,甚至当地警方的反对,之后亚马逊就取消了这个计划。今年7月,巴黎市长对亚马逊在该市推出Prime Now服务表示抗议,此举可能会严重动摇巴黎的平衡现状。亚马逊直到推出它的几天前才通知大家这件事。

FedEx和UPS是否感到亚马逊对自己业务造成了威胁呢?他们说并没有,至少是在公开场合是这么说的。在2月的会议上,UPS首席执行官戴 维阿伯尼(David Abney)圆滑地说:亚马逊是我们的忠实客户,我们的关系是互惠互利的。3月,FedEx首席执行官弗雷德史密斯(Fred Smith)也表示,亚马逊会对FedEx构成挑战的说法是在开脑洞。

美国东北大学的教授利博和货运业 CEO打交道已经有23年了,他说这些CEO在私底下可没有这么自信。之前亚马逊谈到当日达的时候,他们说,谁在乎?反正我们也不做当日达,但是当 亚马逊开始租赁飞机的时候,他们就开始担心了。亚马逊进入一个市场时,往往采取这样的策略:我来了,我要用低廉的价格把你整死为止,他说。如果亚马逊 这次也这么做,很快就会动摇货运业的稳定性。

这种担忧已经蔓延到了华尔街。分析师们说,亚马逊在货运业的策略会带来什么影响,这令投资者们忧心忡忡。这个市场的观察员都有一种自然倾向:谈亚马逊色变,分析师戴维弗农(David Vernon)说,亚马逊是零和游戏的象征。

亚马逊一号揭幕

一个晴朗的星期四上午,在西雅图,亚马逊用一辆白色的公交车载着十几个

猜你喜欢